悼念莫先生

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

悼念莫先生    

由李援華老師領導的羅富國師範學院校友會戲劇組,是上世紀五十至八、九十年代本港舉足輕重的業餘劇社。本人於一九六六年秋天入讀羅師,親炙李先生的教誨,同時很快便認識了大師姐莫紉蘭。莫先生(叫師姐做「先生」與教師專業有關,至今未能改口!)是李先生的愛徒,羅師戲劇的「大姐大」。當她和夫婿馮源大師兄回母校與小師弟談戲說劇的時候,如沐春風,令人仰慕。不過,對前輩的敬畏很快便被他們的關愛溶解,打成一片。

與師兄姊這麼容易混熟,大抵跟當時我們引以為榮的「羅師系統」有關,蓋李先生崇尚俄國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,羅師排練態度專業、組織嚴謹、作風民主,每當一劇排練相當之時,便會邀請友好、專家前來提供意見;作為後輩的我,在莫先生的身上所學匪淺!

羅師畢業之後,本人順理成章地加入校友會戲劇組,跟莫先生合作的機會因此而大增,計從一九六九年到七四年赴美留學之前,我們共有四次合作的機會:

    1969《天涯何處無芳草》(校協戲劇社創社作品,編導李援華,莫紉蘭

    與蔡錫昌均為導演團一份子。)

    1971《浮光掠影》(改編李援華,女主角莫紉蘭,劇務蔡錫昌。)

    1972《毒娃》(翻譯莫紉蘭、蔡錫昌,二人亦同台演出。)

    1973《險角》(翻譯莫紉蘭、導演蔡錫昌。)

本人回港後與莫先生的重逢,是在香港電台拍攝香港話劇團十齣舞台劇片集《導演、舞台、劇》的時候,當時莫先生飾演《駱駝祥子》中的虎妞。八十年代莫先生多為本人沙田話劇團演出的座上客,也常常一同出任香港學校戲劇節或市政局戲劇匯演的評判。此時雖然她的健康出了問題,但她以頑強的生命力克服病魔,令人敬佩。

一九九三年,拜鍾景輝先生與赫墾坊吳家禧先生所賜,獲邀與莫先生和麥秋兄共同演出翻譯劇《山水喜相逢》(Driving Miss Daisy),本人則飾演她的兒子。是次演出機會難得,亦極為暢快。

 近年馮、莫伉儷雖然年事日高,但仍然常常為本人舞台劇的嘉賓,譬如《四川組曲》和《哥本哈根》等。觀劇之後,他倆都會提出中肯的意見,並秉承羅師寓教育於戲劇的精神,鼓勵本人多演有意義的舞台劇。馮源師兄亦在校友會通訊中報導有關本人舞台作品情況,十分感激。

六月二十日消息傳來,莫先生已在夢中安然離世。痛失良師益友之餘,亦深感本港劇壇與羅師戲劇失去一代名角、導演。然而,綜觀莫先生一生於教育與劇壇貢獻良多,又相夫教子,公子馮驊、馮騉均為社會棟樑,莫先生可謂一生完美無憾!本人謹懷敬愛之情,祝願莫先生好好安息,馮源師兄與二位世兄多多保重,繼續積極人生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