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本精妙 佳句神來—談潘惠森「珠三角系列」之《龍頭》

劇本精妙 佳句神來—談潘惠森「珠三角系列」之《龍頭》

    繼成功的「昆蟲系列」之後﹐新域劇團潘惠森推出「珠三角系列」﹐月前在文化中心劇場上演。本文試圖從戲劇文本的角度﹐探索《龍頭》一劇的特色。

    典型的潘惠森那「分段交貨」式的台詞﹑各自表述的配搭﹑匪夷所思的情節和趣味盎然的劇場效果都一一呈現。然而﹐劇作者給予自己最大的挑戰﹐是政﹑商概念的戲劇化或擬人化。

    劇中劉文自詡說﹕「別人沒有的我要他有」﹑「自從二十一世紀以來沒有人拒絕我」。他又批評另一角色秦海說﹕「我是你叫的嗎﹖」﹐一個銳意發展珠三角﹑財大氣粗的中國人物已然呈現。物流業近年在香港興起﹐秦海在《龍頭》中矢志開發珠三角內河航運網﹐他的名字也真改得貼切。

     然而﹐最饒有興味的角色是石飛。開初﹐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是什麼﹐他只是一個跟磚塊有關係和喜歡實業的「人」。後來他經歷了被蜜蜂螫傷﹑包紮﹑用「凌空燒磚術」煉磚﹑提倡以核污染的磚來為外國建築防恐設施﹐以至最終全身包紮成木乃依扮秦始皇飲酒﹐角色由實至虛﹐形象方始經營完畢﹔他儼然就是中華歷史文化的化身。選擇以秦始皇作為文化表徵有其值得商榷之處﹐然而﹐當考慮到一統天下的霸氣﹐呼應廿一世紀中國的鴻圖發展﹐那又非他莫屬。

       潘惠森愛寫小人物﹐雖說老闆娘是編劇最同情的角色﹐但是她的愚昧﹑土氣也被同時呈現﹔儘管她口口聲聲的說她「要與世界接軌」﹐「服務要達到國際標準多元化」﹐但秦海以其港人身份批評她﹐說「她不知道客人要的是什麼」。她為了迎合顧客而扮「被姦」,叫得力歇聲嘶,既可憐復可笑,修到震撼的效果。到了最後,老闆娘在一片火車開進的場境中,述說著一個孤兒的故事,然後倒下,意味著在經濟發展中人民的苦況仍是沒完沒了,回應了編劇在劇本最初所提出的主題:「人的需要是什麼?」

    《龍頭》劇本精妙﹑混然完整。台詞的節奏感和感染力豐富﹐而佳句神來﹐好像「機會,就像我放的一個屁,當你聞到它的時候,也就是它要消失的時候…」,令人忍俊不禁。劇本的目標已達﹐可謂微言大義掩藏於插科打諢之中﹐抽象的主題和劇場效果都能兼顧。「珠三角」是一個龐大的題材﹐開首既有《龍頭》佳作﹐令人對下面的作品更有所期盼了﹗

    像《龍頭》般質素的劇本是導演夢眛以求的﹐但是也會有被它「掩蓋」的危險。李國威作為新域的註團導演當然不會受這個問題困擾﹐所以他的表現是清晰的﹔這一點對像《龍頭》一類的劇本尤為重要。一個導演的功夫同時也在「台詞外的動作」中得見﹔譬如在「三溫暖」那場當老闆娘一聽到劉文是集團的首腦的時候﹐立即從秦海處「過檔」到劉文為他澆水﹐突顯了老闆娘的勢利﹐就收到很好的效果。在設計方面﹐「沙雨」的處理或許仍有發展的餘地。

     新域的有利地方﹐是一群合作無間的「班底」﹐好像設計的譚孔文是同事﹐而燈光的劉銘鏗﹑ASM的馮之浩和演員邵美君都是由以前沙田時代培訓出來的﹐他們際此新域劇團十周年齊集助慶﹐是十分有意義的。助慶兼助拳的是葉進﹑尚明輝和陳淑儀三位﹐都是香港話劇團的舊人。他們三位曾在灣仔劇團的《老馬有火》中擦出火花﹐在《龍頭》中再續前緣。

    我會向導演進言﹕如果在劇中劉文的型象更「官」﹐而秦海的造型更「Slick」﹐可能效果會更好一點。這一建議也牽涉到兩者的普通話口音的問題了。喜見邵美君嫻熟和如此有信心的表現﹐在普通話版本第二場中她的「扮姦」獨白更加淋漓盡緻。因為老闆娘是最寫實的角色﹐所以也必須如此要求之﹕「吐蔗渣」的動作是否可以更粗魯一點﹖那應該是更能配合角色身份的﹗

(本文是當年應邀於某報紙而寫的劇評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